北望司

留存地

人鱼教授

 

1

最近去导师家里送材料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

我一年前年开始跟这个博士导师的——李教授,年纪很轻就在海洋学这个领域成了教授,出了名的好脾气,永远都笑眯眯的。

哦,这人按理来说都要四十多岁了,不过脸看上去还和二十多岁一样,被称为学界潘迎紫。每次学术会议,我都要被人叫做潘迎紫的学生,早已练得心如枯木。

 

说远了。这几次我去他家送材料,他都要过很久才过来开门。

——我导师是单身,独居。一开始他说自己在泡澡所以开门迟了,我觉得他可能只是拉肚子起不来,所以用了泡澡这个很潘迎紫的借口。

 

结果第二次我去送材料,索性没人来开门。

我只好去门外面堆的旧花盆里找备用钥匙。李教授身上有着一切我所能想到的糟糕习惯,包括在门外放十七八把备用钥匙——这货太丢三落四了,在生活方面简直是金鱼脑子。

 

我顺利开门进了教授家里,就见浴室的灯亮着,水汽氤氲的。教授居然真的在泡澡,不是拉肚子拉到脱水,他竟没骗我,我一下子就感动了。

我喊了几声:老师,材料我搁桌上了啊。

没人鸟我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——我的硕导是个老教授,拉肚子时候太用力,脑出血死在马桶上了;孤寡老人独居单身,被人发现的时候下半边身子都陷马桶里了。

为了不换第三个导师,我也懒得管什么男女有别了,挽起袖子就冲浴室里跑;刚打开浴室门,浴缸里的画面就十分有冲击性。

 

我不是说李教授的大小有冲击性。

——我是说浴缸里躺着一条人鱼。

 

2

身为海洋学的研究者,我发挥了女性与生俱来的“看到死老鼠会尖叫,看到死人会冷静路过”式镇定,先确定了一下,这是条真的人鱼,不是李教授脑子进水了穿上塑料鱼尾巴cos的。

——太好了,博士论文有突破口了。

我取出包里的镊子、手术剪、采血器等工具,戴上口罩和手套,准备进行严谨的采样。

就在这时,又想起了一个事——我摸了摸李教授的脉搏,太好了,活着,省事儿。

 

结果这时候李教授醒了,看到我蹲在浴缸边磨刀霍霍,发出了激动的尖叫。

李教授:小林啊,你你你把刀放下,有话好好说……

我安慰他:教授你别怕,我这是累积论文材料。

李教授浑身发抖,搞得好像我准备把他做成生鱼片一样:小林你先出去!

啊?为啥要出去?

李教授:我准备变回去了!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出去出去!

 

小气!就不能让我采个样再变回去吗?!

 

我只好收拾东西,板着脸到浴室外面等。过一会儿教授披着浴袍出来了,神色萎靡:小林啊,吓到你了吧?

我冷漠地看着他。他咳了一声:唉,老师就喜欢你这一点,永远处事不惊……

我:让我取个样嘛。

教授:你这是谋杀恩师啊!为了论文,直接吃我的鱼血馒头啊!

 

——李教授类似于人鱼界的推荐生。每一百年人鱼界会推荐一个优等生到人界进修,彼此交流交流,为海洋环境做点贡献。

李教授长吁短叹:小林啊,你思想觉悟要高啊,老师的身份是个秘密,你可不能为了论文把老师卖了啊。

我看看老师的嫩脸,没忍心告诉他刚才我发了朋友圈:“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我导师居然是条人鱼哈哈哈哈哈!”

 

3

为了让我保守秘密,李教授周末请我吃日料。估计人鱼平时也是吃鱼的,对生鱼片有着天然的喜爱。

日料店在放韩剧,一条美人鱼被男主角救了,于是展开了凄美的爱情故事。

教授恨铁不成钢:你看看别人,看看,人家都是救命报恩,就你,一天到晚想着从我身上割肉!

我说那叫别人是美人鱼,这种故事标配都是男主角捡到人鱼女主,哪有从浴缸里打捞自己教授的,还是泡澡泡到舒服得睡过去的那种二逼人鱼。

教授委屈地吃着三文鱼,简直是人鱼界的耻辱。

 

过年了,我和教授把最后一套数据记录完,就准备各自回家过年了。

我说真不想回家过年啊,机票贵,亲戚烦,每天都要被催婚。

教授在边上点头:对啊,每年回家路上就要游三天,路上还会遇到虎鲨和大白鲨,上一次我游得好好的,被超速的抹香鲸撞了,脑震荡到假期结束……

……感觉人鱼回家过个年也不容易啊。

 

去年那条抹香鲸还在肇事逃逸,教授今年也不敢回家过年。

我想了个主意:要不老师你跟我回家,冒充一下我男朋友,顺便来我家过个年?

教授:啊?这怎么好意思?

我摆了摆手:你别不好意思,我知道你配不上我……

教授埋头恨恨地嚼着三文鱼:我当初就不该收你!

 

结果丫还是跟我回去了。

——我骗他说我老家后院有个大池子。

 

 

我老家也在沿海地区,过年时候就是所有亲戚围个大桌。今年我带男友回家,终于没再被问啥时候找男友。

但是问题变成了啥时候结婚。

我亲戚们一见李教授,全都两眼冒金光:小李,我们是万万想不到我家小林能找到你这样的,这孩子从小就板着脸好像别人欠她五百万,你们俩怎么认识的啊?

教授是条老实鱼:我泡澡时候睡着了,醒过来发现她拿把刀站在我边上……

亲戚大笑:讨厌啊小李好会开玩笑。你今年几岁啦?比我家小林还要小吧?

教授:一百……我大概四十多岁。

亲戚满意点头:二十四岁对吧?真好真好,比我家小林小两岁。你老家哪的啊?

李教授无心饭桌,一心挂念着我说的那个池子,可怜巴巴地看着我。

 

我忍不住了,带他到拐角,说:我骗你的。

那一刻李教授的表情我一辈子忘不了,好像眼泪都要出来了,感觉永远不会再相信人类了。

至于么,一个池子而已,出息。

 

4

李教授气呼呼地用鱼尾巴拍浴缸里的水:小林,我告诉你啊,你刚才那种欺骗我的行为,已经严重伤害了两族之间的感情和我们师生之间的感情。念在你是第一次,只是给个警告处分,要是有下次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

我正在调整手术刀片:啊?老师你说啥?

李教授急得抱紧了自己的鱼尾巴:你你你给我把刀片抽血器都收起来!

这让我怎么忍?送上门的样品,居然让我不要采样!

我只好木着脸把东西都收起来:小气,都是从一片海里进化出来的,干啥那么小气。

李教授扑在水里吐泡泡:我怎么会收你这种心如铁石的学生!

 

看到我和男友已经发展到能够一起进浴室的关系,亲戚们简直满意得要把李教授供起来,我怀疑我爸都愿意当场抄起铲子给老师现场挖个池子。

教授叹气:可见小林你平时做人该有多失败,全家人都盼着把你嫁出去……

我说,老师,我告诉你,我老家有很多杀鱼的。

李教授低头看论文,好像在发抖。

 

大年夜的年夜饭,大家吃饱喝足,我爸妈就把李教授一左一右夹好:小李啊,你到底看上我家闺女哪一点?

李教授欲哭无泪:我其实没看上她哪一点……

我点头:对,我所有的点他都喜欢。

李教授:小林你的脸皮好厚。

我爸胳膊肘往外拐:对,女孩子家家的脸皮怎么那么厚。小李你别怕,我家女儿虽然凶,但咱俩站你这边!

李教授握住我爸的双手:叔你真好,下次我带点我老家的特产给您。

我说你老家有啥特产,喝下去变哑的药吗?

李教授也很实诚:鲍鱼扇贝象拔蚌,海参珍珠和珊瑚。

我妈一个箭步窜出去:小李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我家的户口本!

 

5

过完春节,我们回了研究所。我忍不住拍了拍教授的肩:老师,明年春节咱俩继续约一次。

李教授一脸生无可恋:你骗我,你家根本没有大池子。

我说你挑不挑剔,矫不矫情,有浴缸就不错了,再烦就把你扔鱼缸里。

——他一脸小委屈。我只好给一棍子再发点糖,掏出一包老家的小鱼干塞他嘴里。

 

下个月我们去了个学术研讨,李教授鹤发红颜,学界潘迎紫声名远播,有两个路都走不稳的东道主老教授激动地上来握住他的手:久仰久仰,您就是那位海洋学界的潘金莲对吧?

李教授的笑僵在脸上。

老教授还拿过话筒:今天潘金莲莅临,可谓是八方英才汇聚一堂,老朽高歌一首《喀秋莎》……

 

会议结束后,我导师就把自己关男厕所里了。我看再等下去要赶不上回市区的班车了,只好夹着会议本闯进男厕所。男同志们纷纷提上裤子落荒而逃,我在第二个隔间里发现了郁闷得拍尾巴的李教授。

我说行了行了别拍了,人家不就把潘迎紫念成了潘金莲嘛,都是青春美貌夸你呢,一个百来岁的大老爷们害羞啥啊。

他还是不理我。

我看看隔间门下面的空档——他变鱼尾巴之前把裤子先脱下来了,我干脆拿会议本伸进去将他西装裤勾了出来,扬长而去。

教授的声音立马就响了起来:小林小林你等等你把我裤子还我呀!

 

我一路走到电梯门口,这货只好穿上内裤,屁颠屁颠追上来。

回去的车上,老师气得一路都在对着我吐泡泡。

 

晚上没事干,两人一起在酒吧拿电脑看韩剧。还是那部说美人鱼的,反派为了长生不老人鱼肉追杀女主角。

我瞄了他一眼:老师,人鱼肉能长生不老吗?

他淡淡看了我一眼:在人鱼世界的八点档中,最著名的一部剧是有个人类女主角坠海,被男主角人鱼捡了回去,由于吃了人类的肉就会长生不老,女主被人鱼世界追杀。

好吧,大家的八点档都半斤八两。

 

6

会议开了三天,总算开完了。老教授临走还要拉李教授合影:来来来潘金莲先生,我们来合个影。

 

之后有个学界的饭局,去是肯定要去的。饭局就要被灌酒,李教授戳戳我:我不能喝酒的,你帮我顶上。

我平时虽然铁面无情,关键时刻还是挺仗义的。这群孙子本来就卯准了要灌我老师,结果女学生跳出来挡酒,一个个都过来灌我。

灌到第三轮,其实感觉是不太行了,但想想教授平时挺厚道的被我欺负那么久,怎么着都要替他挡着吧?

于是又被灌了三轮,忍不住去走廊里吐了。李教授扶住我:你要不要紧啊?我们还是先回酒店吧?

我摇摇晃晃站起来:继续!要不这群孙子还以为咱师徒俩好欺负!

李教授皱着眉头:你真不能再喝了,没事,第四轮我自己喝吧。

丫真的自己喝了一轮,结果当场脖子都红了,估计人鱼体质就是不能碰酒精的。咱俩互相扶着往门口走,走着走着,我发现不对劲——老师的裤子拖地上了,一条鱼尾巴露在外面。

我吓得酒都醒了,连忙从服务员小推车上扯了一块桌布把鱼尾巴给盖住。包厢里有几个人应该看到了,但是这群人醉醺醺的,就算我拖着条哥斯拉往外走,他们也只会以为自己喝高了。

 

回了酒店,我们俩都吐得昏天黑地,我醉得晕乎乎地把浴缸给灌上水,吧唧一下和他一起栽水里了,直接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醒过来,并没有发生什么很浪漫的”有人替我换好了干净衣服抱我到床上“这种事情。我穿着脏衣服躺沙发上醒过来,李教授正蹲地上擦昨晚的呕吐物,一边擦一边叹气,好像有人逼着他把抹布吃下去似的。

见我醒了,他连忙问:怎么办,把房间弄成这样要不要赔钱啊?

我宿醉头疼,眼睛红得像杀了人:清洁工会来打扫的。

李教授:哦哦,那就好那就好。

我看看身上一片狼藉:卧槽,我就带了一套干净衣服……

李教授:女孩子家家怎么出口成脏呢,唉你等等,我去给你买套新的。

说着就出门了;过了一会儿,居然真的拎着个女装品牌的袋子和早饭回来了。我看了看,裙子的品味还挺高的。李教授有点得意:我们那边八点档的人类女主角就穿着这条蓝裙子,哎我觉得我徒弟比她有气质多了!

瞧把他给得瑟的。我翻了个白眼,去浴室冲了个澡,把干净裙子换上了。

 

7

换上新裙子和老师逛街去了哎嘿!

……哎嘿什么啊哎嘿。我给刚才一晃而过的粉色少女状态吓得一激灵。

 

我爸给我传来个消息——我老家真的准备在后院挖个池子了。

我把这消息告诉教授。李教授在浴缸里晃着尾巴,一脸看破红尘:小林,你以为我还会再上当吗?你的数据采集得怎么样了?你的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?别总想拿我当课题,我告诉你,我不会再被大池子诱惑了……

我:大池子。

他摇摇尾巴。

我:大池子。

他又摇了摇尾巴。

我:有本事你听见大池子别摇尾巴。

李教授哭昏在浴缸里:我告诉你你答辩别想一次过!

 

……结果大池子挖好后,丫一看照片就点头答应明年继续和我回家假装男友了,人为财死,鱼为池亡啊。

我也没忍心告诉他那个池子是我爸用来养黑鱼的。

 

研究所新接的项目是一个工厂的废水排放评估。

李教授没给这工厂过,建议工厂建立一道废水过滤系统,简单来说就是它要把废水里的剧毒成分过滤之后才能进行排放。

对方肯定不太开心,毕竟建个过滤器也是笔巨款,不建就拿不到许可,拿不到许可就没法开业,连着上门好几天了,有送礼的送钱的,还有派路边混混拿水果刀威胁的,软硬兼施。

有天有个同校的前辈联系我,想约我出去谈谈同学会的事儿。那几天研究所外面都是小混混,李教授放了我假,闲着也是闲着,我晚上就去了。原以为会是挺多人的,结果到了餐厅,包厢里就前辈和一个中年人。

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——我依稀记得这个前辈好像也是那间工厂的技术顾问,按理来说自己根本不该来。

前辈主动出去了,将房门关上。那中年人也没说自己是谁,就拿出了一张照片,问我,这是不是李教授。

我一看那张照片头皮就炸了——那晚上喝醉了,老师半路现出鱼尾巴,我虽然立马拿桌布盖住了,可居然还是被人用手机拍下来了。

”林小姐,这是李教授吧?“那人把照片收起来,又拿了个公文包放桌上打开,里面全是钱:”你只要说是或者不是。这是重大发现啊,你作为信息提供者,当然会得到丰厚的奖金。“

关键时刻,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,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中年人:”不是,我老师喝醉了就喜欢套个塑料鱼尾巴假装自己是美人鱼。“

”其实人鱼这种生物,之前我们就已经得到过样本了。我们也调查过李教授,他的身份似乎有些问题,明明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,但是外表看上去还和二十多岁一样。“

”要不怎么叫学界潘迎紫呢?“

我起身就走,没再理他们。餐厅的位置挺冷清的,外面没什么行人。我等出租车的时候手机响了——老师来的短信,问我要不要吃生鱼片,他下班了顺路给我带过来。

 

正想回消息,脑后就挨了一闷棍,当场眼前就黑了。

 

8

昏迷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想起了前辈和工厂的关系。估计这照片也是他拍的,那次饭局他也在场——工厂的人没法搞定我老师,就准备曝光他的身份收掉他。

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我虽然不是鱼,但是这次也被殃及得够惨的。

醒过来时候,自己被绑住,扔在一间空仓库里。旁边有个几个桶,桶旁是几袋水泥。我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

 

刚醒呢,就听见老师的声音,好像就在门口。

干!那条短信!

我被打昏前,老师刚好要找我,估计那两人假装是我回信,将老师引这来了。

我正要喊他别来,门口就传来了动静。好像是前辈先动手了,那个中年人气愤道:你打轻点!别把人鱼打死了!

——门开了,两人架着李教授进来,前辈手里拿着根高尔夫球杆。不过老师没被打晕,人还醒着:小林?小林你没事吧?

我觉得他的事儿比我严重多了,我顶多被塞水泥桶里沉江,他可能直接被搞成活体标本。

那两人把其中一个桶打开——那桶里是有水的,然后把老师关了进去。说实话,桶刚打开我就闻到一股酒味,估计桶里不是纯水,可能混了酒精。

没过多久,我就看到桶里有鱼尾巴的影子了。那两人也见到了,眼睛都瞪大了。

……至于那么惊讶吗,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人鱼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啊。

”把他给运去实验室采样。“中年人说:”至于那个女的,直接扔仓库外的海里处理了!“

前辈将我拽起来,塞进一个空桶里,将水泥粉往我身上倒。他估计也是第一次干这事儿,紧张得不行,不知道水泥粉是要合着水用才能凝固的……

还好他不知道,只是倒满了水泥粉,把盖子盖死绑好。那中年人一心都在李教授身上,没空来管我。

我能感觉两个桶被先后搬上了一辆卡车,卡车没开多久,又传开车厢门被打开的声音,还有外面的海浪声。我身处的桶被搬了下去,两人一前一后扛着桶,用力往海里扔去。

——入水的一刹那,我被几十米的落水震得耳膜发疼。水立刻就从盖子外渗了进来,但我也打不开被绳索绑死的盖子,黑暗的海底,能感到水泥桶直接沉了下去,水泥被水浸透,开始糊住我的身子……

 

就在快彻底失去知觉的时候,我感到有人在敲桶盖。

李教授!

桶盖很快被打开了,人鱼将我拽出水泥桶,手里好像还拿着个牡蛎壳——估计是划绳索用的。

他怎么逃出来的……不行……快缺氧了……

我浑身都粘满了水泥,就算是他都没法顺利带着我游上水面。人类在水下的屏气极限一般只有五分钟,我水性很好,但也已经到临界点了。

他还在拼命带我游上去,可是离水面还是很远,远到根本看不见水面月光。

 

而在我昏迷过去的刹那,水下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庞然大物——它从下往上撞到我们,还在飞快往水面上行进!我们俩被它抬着,在短短数秒内冲上了水面。新鲜空气涌入口鼻,我忍不住侧过身,把胃里的水呕出来。

旁边李教授恨恨道:别以为你救了我们,你把我撞成脑震荡的事儿我就不起诉了啊……

 

9

……救了我们的,好像是一条抹香鲸。

应该就是去年把老师撞成脑震荡的那条。

 

前辈和那个中年人很快就被抓,中年人好像来自一家海外的研究所,里面弯弯绕绕挺多的。关押我们的仓库就隶属于前辈所属的那家工厂,工厂的负责人这几天也都被带走调查了。

不管怎么样,日子总是太平了。

——老师倒是在医院躺了很久,身上挺多软组织损伤,还有骨裂。这货感觉我被人丢下车后,居然从桶里挣扎出来;也亏前辈干坏事时候手发抖没锁好车厢,被他从疾驶的卡车里跳了出去。主要是跳车时候受了伤,休养半个月也就好了。

 

也因此今年的春节回不去了,大家一起在医院过。不过过完了年,我爸和我说池子彻底建好了,老师两眼放光就拉着我回家。

见到深夜中的大池子,老师两眼泛着泪光。人鱼在人类世界见到了大池子,就好像八点档里人类女主角在人鱼世界里用上了男人鱼发明的WIFI,简直恨不得以身相许。

他幸福地往池子里跳去。三秒后,带着凄惨的尖叫声和满身的咬伤逃上了岸:

 

”为什么里面都是黑鱼啊?!!“

 

这个假期,他注定又要在我老家的医院里度过了……


评论(137)

热度(3839)